?
中國特許經營第一網——攜您一起走進特許領域
《國際金融報》專訪李維華談無人零售游戲,Game over?
時間:[2019-04-15]????來 源:國際金融報???? 作 者:王敏杰 馬云飛??點擊:

▲上海浦東新區某猩便利門店 馬云飛攝

無人零售的蕭條似乎是在一夜之間降臨的,這與其2017年興起時的繁榮反差很大。

彼時,盡管概念還不甚明晰,無人零售仍如旋風一般席卷著零售和投資界,成為繼共享單車之后的又一風口。

然而,僅僅一年的時間,伴隨著一些無人零售頭部企業的“失敗”, 這一風口便逐漸消失,剩下一地雞毛。

市場洗牌、管理失控、資本逃離,如同一把把利刃,刺向還未成熟的無人零售,那些曾被資本熱捧的“追風者”,在風雨中飄搖。

無人零售的游戲,Game over了?

為了解無人零售行業的真實情況,2019年伊始,《國際金融報》記者走訪了上海的多家無人便利店,采訪了在無人零售“賽場”依然堅守的投資人、創業者以及行業專家。

1

蹤跡

談及無人零售,一些消費者最先想到的會是繽果盒子。2017年6月,繽果盒子落地上海,成為國內市場上首個規模化商用的無人零售品牌。一個月后,它還獲得了由GGV紀源資本領投,啟明創投、源碼資本、銀泰資本等跟投的超1億元A輪融資。然而這一最早進入無人零售便利店業態的賽手,眼下在上海卻難覓蹤影。

根據繽果盒子APP上的信息,其在上海尚存有5家門店,但大多都位于在郊區。不過《國際金融報》記者在高德地圖上搜索上海范圍內的“繽果盒子”,僅能找到一家門店。

1月23日,《國際金融報》記者按照地圖的指引,找到了被美食店環繞的繽果盒子華山路店。走近后卻發現,在店門“掃碼開門”設備的顯示屏上,有顯目的一行字:“設備維修中,請耐心等待”。

“這家店前兩天剛關門。店內品類不多,平時去買東西的人較少,而且也沒看見有人來補貨,關門也是必然了。”在附近工作的陳女士如是對記者表示。

透過厚厚的玻璃櫥窗,記者發現,在這家面積約有40平方米的門店內,貨架上的貨物擺得并不滿,最里面的冰柜更是空空蕩蕩,冰柜旁邊的桌凳已被摞起,貨架上沒有任何生鮮與飲料商品,剩下的僅是餅干、方便面等保質期較長的食品。

究竟是系統升級,還是另有隱情?1月24日,《國際金融報》記者分別致電該美食城的管理人員以及繽果盒子客服。雙方均確定這家店目前處于系統維修中,但至于什么時候可以重新開業,雙方均表示不清楚。

▲休業中的繽果盒子 馬云飛攝

2

“變味”

“大家對無人零售這種新形態非常關注,我們也一直受到這種關注。但關注越多壓力越大,這對一個初創企業來說未必是好事。作為一個創業公司,現實中需要完善的地方很多。我們精力和資源有限,只能集中精力把想法逐一落地。”兩個月前,在一次會議上,繽果盒子的創始人陳子林曾這樣表示。

無人零售興起時,除了繽果盒子之外,多家無人零售品牌紛紛入局。其中,由呂廣渝等前美團點評高管團隊創辦,美團創始人王興、前大眾點評創始人張濤等均參與投資的猩便利,在新零售浪潮中,堪稱風口上的“明星”。與繽果盒子不同,猩便利并未止步于單純的“無人零售”,還在上海等地開出了“有人便利店”。

日前,《國際金融報》記者走訪了浦東新區一家猩便利店。相比上述的繽果盒子,猩便利的這一門店空間更大,商品品類更多,以鮮食、飲料為主。另外,店里有兩名員工,一位負責整理貨架,一位負責收銀。該店店員告訴記者,現在大多消費者都是在使用猩便利APP付款,APP上還推出了外賣服務,咖啡和便當可以配送上門。

“(這種方式)比較方便,自己看中的商品在APP上付款就行,價格也和外面差不多。”一位消費者對記者表示。

2018年7月,“x-24h智慧便利店”落地上海人民廣場地鐵站,該店主打鮮食商品,包括面包、三明治、咖啡、冰淇淋、橙汁等。

記者走訪后發現,這家店與猩便利有些類似,雖然已經實現了無人化售賣,但考慮到消費者目前還未成熟的消費習慣,店內仍設置工作人員,主要職責是向大家介紹如何通過手機掃一掃實現自助購物,以及操作電腦后臺程序,配合到店的運維人員對機器進行清洗和維護。

記者對比發現,該店的商品價格稍高于普通便利店。值班的店員告訴記者,這家店是試運營店,相應的無人販賣設備還沒有達到商用的標準,目前公司正在進行技術升級。“平時門店客流量并不大,基本上是參觀的人較多,而真正購買的較少。”

3

潮起

無人零售也被稱為智能零售,在零售市場中,其被細分為幾大類,包括無人便利店、無人貨架和無人柜(智能柜)。CIC灼識咨詢執行董事王文華告訴記者,無人零售是企業實現人工成本降低的新興營業模式,通過使消費流程信息化數據化,最終實現產業鏈的智能化升級。

無人零售的興起始于2016年12月。彼時,巨頭亞馬遜在西雅圖推出了無人便利店Amazon Go。因為集結了應用計算機視覺、深度學習以及傳感器融合等技術,無人便利店被認為將給人們帶來了更多便利性以及提供無排隊的購物體驗。在新零售概念備受追捧,但眾人并不知曉如何推進具體模式的情況下,無人零售的出現一下子成為了企業和投資人追捧的對象。

除了前文提及的繽果盒子,2017年中國杭州的“淘寶造物節”上,阿里巴巴的無人超市“淘咖啡”閃亮登場,也使得無人零售一時間風光無限。

中商產業研究院《2017年中國無人零售市場調研報告》顯示,僅僅興起一年,2017年中國無人零售店交易規模就達到了100億元。有機構更是預計,2018年無人零售店交易規模將達到330億元,增長率為230%。

王文華告訴記者,無人零售在2017年集中爆發,得益于消費端和零售端的共同驅動。“從消費者的角度出發,隨著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消費偏好逐漸向高品質和個性化服務傾斜,追求沉浸式和即時性的消費體驗,這推動了無人零售的發展。而對于零售商家來說,同時期外部大環境也呈現出行業向前發展的趨勢:一方面,行業相關的扶持政策出臺和資本的大量投入,推動了無人零售的發展浪潮;另一方面,移動支付開始普及,包括AR/VR/MR技術、人臉識別技術和RFID技術在內的新興科技迅速發展,為無人零售模式發展提供了技術保障。”

在行業發展高峰期,繽果盒子CEO陳子林曾在獲得融資后放言,一年內要完成5000個網點的鋪設。2017年11月,猩便利還曾宣布點位(無人貨架)數突破3萬個。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7年新零售行業投融資現狀分析》的一組數據,2017年新零售行業新成立57家公司,全年共發生172起投資事件,其中無人零售融資多達93起,占新零售領域全年獲投事件的半數以上。

“那時,一部分企業認為無人零售第一階段的競爭就是點位之爭,現在來看,這些數字其實就是行業發展的伏筆。資本喜歡這樣快速擴張的狀況,但是真正做零售是不可能這么快的。” 無人零售領域的投資人張坤(化名)這樣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

4

潮落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清代詩人孔尚任在《桃花扇》中的這句話對無人零售行業來說,同樣貼切。

無人零售行業的“危機”來得很突然。

2018年2月, GOGO小超宣布倒閉。之后,無人貨架明星企業猩便利、果小美等紛紛陷入“倒閉疑云”。 2018年10月底,小閃科技向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破產清算。

“無人零售蹦出來的時候,全國應該有200多家,但是現在可能只剩下幾十家了。當然,這當中并不包括單純做無人柜的。”張坤告訴記者,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整個無人零售市場已經進入冷卻期,資本也在觀望。

在張坤看來,嚴格來講,現在仍在掙扎生存著的無人零售基本已經不能算無人零售。“不少(門店)都雇傭了店員,這和尋常的便利店又有什么差別呢?”

對于行業在一年多時間內的劇變,零售領域不少人士將之歸結在了創業者缺乏零售從業背景、盲目擴張以及成本高昂等方面。

王文華表示,2017年,大量初創企業在資本的加持下進行了盲目擴張搶奪市場,比如縮減營銷人員成本和瘋狂增加點位數量,導致市場里惡性競爭不斷,點位價格遭遇哄抬,同時商品高損耗率、供應鏈的問題不斷浮現,無人零售的弊端日趨明顯。

在部分業內人士看來,擴張中的企業在這時應該停下腳步去調整供應鏈,提高整合能力,解決核心運營問題。然而各方面成本的不斷上漲,比如線下點位費、損耗費,給企業的資金鏈帶來一定壓力。因此,很多尾部玩家開始退場,甚至部分巨頭也由于協同效應不夠強大、運營成本居高不下、消費頻率無法提升等原因,開始退出無人貨架賽道。

劉海清(化名)是2017年下旬進入無人零售行業的創業者。“2018年這個風口就過去了,我是起步比較晚的。”

他看著無人零售飛速發展,也看著這個領域陷入了“寒冬”。在總結原因時,他先向記者強調了眾多參與者非零售出身這一背景。“無人零售的潰敗是有原因的,做無人零售的這些創業者以及投資人,很少有出身傳統零售業的,基本上是技術、文化傳播傳媒行業背景。繽果盒子的陳子林就是做廣告出身。”

劉海清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因為缺乏相應的行業背景,這波無人零售領域的參與者們忽略了零售的本質,他們的盈利點也并不在零售本身。“他們的盈利點要不然是廣告,要不然是大數據,要不然就是顧客關系管理。但是,脫離了零售本身是不行的。”

零售專家李維華也持有類似觀點。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他指出,目前無人零售狂熱褪去、理性回歸,從業者終于意識到,無人零售的關鍵詞是“零售”,而非“無人”。“很多人都把‘無人’定義為關鍵詞,所以就誤把自動支付、無人值守等作為店面亮點,卻完全或大大地忽略了‘零售’這個關鍵詞的真正意義,好奇心和新鮮感引發的生意是沖動和短暫的。”

此外,多名業內人士接受采訪時,都提及了無人零售的致命難題:高損耗。從硬件上來說,無人零售最開始的模式為無人貨架,但由于無法對消費者和派送員形成有效的監管,運營過程中,貨架損貨率居高不下。

“無人貨架的損耗率很大,一些企業的內部報告顯示,他們的損耗都達到了30%,甚至50%以上,等于一半的商品都被人白拿走了。所以,現在一些無人便利店都改成有人,原來是24小時營業,改成下午6點就關門。”劉海清告訴記者。

這名仍然堅守在無人零售領域的創業者說,2017年,無人零售商堅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雇用人工把RFID標簽貼在商品上,通過該舉動來防盜防損,并提高商品識別的準確性。但他也告訴記者,采用RFID技術帶來的問題就是高成本。“上游的商品生產商不愿意為自己的商品貼RFID標簽,只能由我們零售商自己做,否則如何實現無人零售呢?”

5

堅守

無人零售的巔峰暫時過去,但仍有部分企業低調生存著。

劉海清告訴記者,資本現在并未放棄無人零售。“一些產業資本還在進入,包括農夫山泉、娃哈哈等,現在都在積極發展這一業務。VC永遠是干一兩年就得走的,行業要發展,后面必須要有產業資本跟進。”

“去年(無人零售)起來的時候,就像中國所有的創業者一樣,我們也變成了飛豬,但現在,幸好翅膀還沒斷,勉強飛著。”2019年1月初,“簡24”便利店創始人林捷在一次公開場合向包括《國際金融報》記者在內的媒體這樣表示。

2018年9月,林捷在接受《零售老板內參》采訪時曾坦言,其技術合伙人出走,給公司帶來了不小的麻煩。此后,公司開始裁員,并關閉了3家無人便利店。目前“簡24”主要轉型做智能貨柜。

林捷說,2019年,將是智能柜爆發的元年。

記者注意到,目前,諸多產業資本入局的正是智能柜,比如美的就推出了小賣柜項目,每日優鮮便利購則是選擇與騰訊云合作布局智能柜。

事實上,智能柜并不是新零售概念催生出的新零售形態。

“現在都改名叫智能貨柜了,其實就是最早的無人售貨機衍生而來,因為早年的無人售貨機是投幣的現在都是刷微信了。”劉海清告訴記者,在無人零售的多個形態中,2018年真正活下來的正是智能柜,很多快消品廠家認同了智能柜的發展,現在連夜加班加點的生產智能柜,生產線都不停機。

在業界看來,相較于無人貨架,智能貨柜的技術和資金門檻更高,且更加安全。從場景端來看,智能貨柜的選擇更為豐富。

當然,還有一些創業者看好整個無人零售未來的發展。

“我覺得一開始大家可能都在講技術,但技術只是一個手段,選址、選品這些,才是運營的重點。如果大家能把精力都聚焦到實際的運營上,其實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發揮。”1月23日晚上,EasyGo未來便利店聯合創始人王牧牧向記者發來了這樣一段話。

王牧牧表示,2017年,其開設的一百多家門店都是全無人,2018年他已經著手在調整這些門店的運營,包括商品品類、供應鏈和線下推廣等。“點位所在小區不同,情況也不同。有的點位適當加上地推人員運營效果更好,有的點位增加早餐、水果這些品類效果更好,所以2019年我們會更加細化發展。”

王文華最后指出,無人零售市場還將經歷一定時間的冷卻期,但行業未來仍可期。“頭部企業可以在產品類別、產業形態和場景多樣化上努力,重視精細化運營。一旦企業渡過轉型期,技術和零售結合得更好,資源分配的效率提高,顧客的體驗服務改善,資本將重新涌入,行業將迎來新一輪發展。”

昵 ????稱:
您的評論
?
特許加盟????連鎖加盟????開店選址技巧
Copyright ?2005-2015 特許經營第一網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土城路25號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
電話:010-56239605、56239607、56239610、56239612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8047479號







北京快中彩20选8加4选1